矛盾螺旋(二十四)【Percival Graves / Credence Barebone】

PART TWO  钟摆

 

         (十

 

 

By  锦炎

 

1.

   风卷残云,快速流动过高悬的月亮,于是大地在深黑与惨白间不停转换,如同巨浪不止歇地翻滚,然而高空呼啸的风却丝毫未顾及地面半分,林地上一片寂静,人们淹没在阴影里,屏住呼吸。

   “你肯定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不知名的男人捡起了纽特朴素的木质魔杖,满脸的戏谑和嫌弃,干硬地面上遍布的石砾扎得纽特生疼,他佯装镇定地看着紫衣的人们从黑暗里渐次显现,却依然止不住在颤抖的双手。

而此时此刻一双不大的手却握住了他,冰冷却坚定,他惊异地回头,克雷登斯蹲在他身后,满脸血污,眼里此时此刻却写满了无所畏惧的决心。

“克雷登斯,你?——”

年轻的男人被克雷登斯搀了起来,他有些抖,突然意识到了男孩想要做什么,被格林德沃抓住后男孩体内被塞入了能量巨大的默然者,在分离仪式上造成的缺口使魔王能更加轻易地把他们在各地收集的默然者碎片封印进去,而缺少了纽特的帮助,美国方面对克雷登斯体内默然者的压制明显做得远远不够,格雷夫斯谨慎地在安全屋周围设下了警戒,这当然有助于默然者的安全,然而从那范围里出来后,纽特倒吸了口冷气,男孩当然可以轻松地将可怕的力量从体内召唤出。

“克雷登斯!别。。。”他小声警告着,“你会丧失理智的。”

“但你最后也肯定会抓住我的不是吗?”男孩无所谓地笑了笑,纽特当然知道自己有这能力,可是他怎么忍心再让克雷登斯忍受一次被默然者吞噬的痛苦呢?

 克雷登斯捏捏纽特的手站到了男人的身前,对面的男子挑起了眉毛,然而更多人谨慎地举起了魔杖,黑烟开始萦绕在男孩瘦弱的身躯两旁——

 

 “Merlin!!!! What the hell are you all doing here !”

 

所有人都惊讶地转过脸去,月亮刚从云层里探出头来,林地的另一边,奥莱克.麦克达夫带着一众黑衣尖帽的随从,正被惨白的月光照得透亮。

 

2.

 

“奎妮!奎妮!快醒醒,亲爱的!”

身体被剧烈地扯动着,让奎妮.戈登斯坦不得不睁开她疲惫的双眼,一尊巨大的,早已干涸而生满杂草的喷泉映入眼帘,头顶是浩瀚无垠的高空,明月高悬。

这是。。格雷夫斯家的花园?

“奎妮!”

“蒂。。蒂娜?!”

她用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在姐姐的怀里,蒂娜又惊又喜,抱住她都快哭出来了,然而奎妮却依然疑惑不解,刚才自己不是还在冥想盆里吗?她最后的记忆是——

“你在哪儿找到我的?”

“就是这儿呀!我进门一拐弯就看到你躺在这该死的花圃上,你还好吗,他——”

“你确定?!我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难道你不是自己从格雷夫斯囚禁你的地方好不容易跑出来却晕倒在这里了吗?”

 格雷夫斯?!等等!

“蒂娜,你都知道些什么了?!”

“什么什么,我全都知道了,那个该死的、挨千刀的叛徒,骗了所有人,还把——”

“蒂娜,”奎妮突然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眼里露出惊恐的神色来,“我们必须现在就去找——”

 

“阿瓦达索命!!”

 

蒂娜抱住奎妮快速地滚到了一边,打偏的索命咒击中了一旁的雕像,它们哗啦啦地碎裂,震耳欲聋。

 

两位女士站起来,两双幽暗的深褐色眼睛冷冷地逼视着她们,如同深夜捕食的恶狼。蒂娜把从一旁捡到的、奎妮的魔杖塞回对方手里,于是四只魔杖同时举了起来,无论是戈登斯坦姐妹,亦或是乔妮与艾格莎,谁都知道这将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3.

       

       就算是局外人也看得出眼前剑拔弩张的紧张。

    

      “幸会啊,约翰,我记得格雷夫斯家族的护卫队应该在南部巡逻吧。”

      被称为约翰的紫袍男人眯起了眼,不耐烦地怀抱住双手看着对面明显很不愉快的麦克达夫一群人。

     “好心过来弥补你们的安防缺口怎么了?我倒要问问你为何离了暖融融的大厅到这荒郊野岭来了?!”

      明显的,两个家族的人互相看不顺眼,只是旁观的纽特和克雷登斯不知其中原委罢了,对他们而言,在两队人马的注意力被吸引开时偷偷地溜走才是当务之急。

      “那个,就是你们的目标吗?”奥莱克懒洋洋地举起手指向旁边的克雷登斯,话语里明显带着不善。

      “如此危险的生物在外面游荡,我们需要立即将他捉拿归案。”

      “那么现在这件事就由我们接管吧!南部还急着让你们回去。”

      “为何?我并不认为你们有这个能力运送他,毕竟,美国和加拿大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地方。”

       “说得就像美国西部和东北部一个样似的!——”

       听着他们向描述物件一样谈论克雷登斯已经够让纽特难受的了,然而,一想到目前为止这个国家面临的险境,纽特知道,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让这两个自大狂继续拌嘴了。

      要解决目前的局面只有唯一一个办法,哪怕它是如此的挺而走险,他担忧地看了一眼全身警戒的克雷登斯,决定豁出去了。

 

      “别吵了!”他勇敢地站到了林地中央,看着两个怒气冲冲快要打起来的男人惊讶地把目光转向自己。他甩开了拉住他的,克雷登斯的手。因为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他根本不敢面对背后一脸惊愕的男孩。

 

      “与其在这里吵架,你们不如去担心担心明天大会的安全,我希望我接下来要说的,你们已经做好准备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整个人有些头重脚轻。

 

      “帕西瓦尔.格雷夫斯是格林德沃的人。”

 

       一片哗然。

   

       他首先被来自背后的巨大力量给撞到了地上——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滔天的愤怒,不敢相信,克雷登斯的怒气穿过耳膜直直敲击着纽特的心脏,衣领被男孩提起来,他瞪着自己,纽特根本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他只得偏过头去,男孩声嘶力竭的吼声在林地里回荡。

       “HOW DARE YOU! MR GRAVES WOULD NEVER!NEVER —— GOD! Screw you ——Let me GO !!!!”

        被拉开的男孩还在大叫着,纽特从来没见过,从来没见过如此的气愤和失望的表情交织在某个人脸上,他也从来没见过如此模样的克雷登斯,气急败坏,下一秒就要冲过来为他先生的名誉和自己拼个你死我活,头破血流。奥莱克不顾对方的踢打紧紧抱住了男孩,纽特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形,克雷登斯已经被某个家伙召唤出的锁链给绑住跪在了地上。

        

        “呃。。。如果你觉得没问题的话。。。。我可以击昏他。。。。”

        “没事了。。。麦克达夫先生。。。。接下来的话我也希望他能听到。。。。。。”

     

         纽特气喘吁吁地缓了好一阵子,终于鼓起勇气看向了男孩依然通红的双眼,他满脸的遗憾,心里如同被钢针刺痛了般。

 

         “It’s true.”他直视着对方,“It’s true.”

 

         “But I don’t believe you.”一直沉默不语的约翰终于发话了,“看看这舞台。”他冷冷地审视着全场,“看看这场好戏,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他,还有他专门排出来污蔑帕西瓦尔的呢?”

         约翰逼视着林地中央的三人,对他而言这件事是真是假都没那么重要了,帕西瓦尔.格雷夫斯说到底也不过是枚弃子。在西部站稳了脚跟的家族一旦在东北部恢复了势力,这个十年前捅下了大篓子、到现在越来越不听话的男人迟早得面临被遗弃的命运。

     但现在他并不是自己关注的重点,重要的是把默然者给族长带回去,不得不承认帕西瓦尔那个混蛋把这小东西藏得很好,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可不能就这样让他溜了。

     当然了,帕西瓦尔作为格雷夫斯家族的一员,这罪名可是死都不能让人给他扣上,十年前的事已经够让他们糟心的了,要不急流勇退到大西北干嘛,这样想着,约翰.格雷夫斯的杀心逐渐便升腾了起来。

     “年轻人。”他冷冰冰地开口,“万事都要讲个证据,血口喷人这种事还是少做为妙。”

     “可是——”纽特刚要开口就被奥莱克挡在了身后,“去你的,约翰,你不就是怕这点事儿影响你们格雷夫斯家的声誉吗?怎么?连承认错误的胆识都没有了?”

     “可笑!一天到晚窥探着安全部长位置的人有脸在这里指责我们?平白无故污蔑好人也是你这个副部长做出来的事!我看你这麦克达夫家的人都是些——”

 

     “昏昏倒地!”

 

      来得好!约翰一侧身躲过了麦克达夫的攻击,灵敏地与他对打起来,而两方的下属如同接到指令般也迅速拔出魔杖开始了攻击,约翰的眼睛紧盯着奥莱克身后的默然者,心里想着要趁乱将男孩掳走,可惜麦克达夫一直护着后面的两人,使他迟迟无法动手。

      

      “统统石化!”

    

      几个麦克达夫家的人加入了奥莱克的阵营,约翰心中暗叫不好,麦克达夫家的人明显比他们多了不少,他眼见着奥莱克向身边的某人交代几句便退到了后面,他想冲过去却被密集的火力阻断,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明白了奥莱克的意图,男人大吼一声妄图突破对方的防线,却在一次次攻击下不得不看着奥莱克拉住满脸惊愕的两人迅速消失在林地边缘。

 

 

4.

 

“What are——”

“Shut up...YES!Both of you!”

奥莱克一屁股坐在洞穴边缘的石块上,咸腥的海风不断地吹来,他哼哼唧唧地治疗着刚才战斗中的伤口,两个被他绑着家伙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完全没有搞清楚这是哪一出。

   “那个。。我想说,麦克达夫先生,现在纽约的安全真的需要——”

他瞪了眼犹犹豫豫开口的纽特,不置可否。

“两位,我首先得向你们俩确认两点,第一,我没有恶意,现在这幅模样只是为了让你俩都冷静下来。从林地幻影移形过来只是为了离那个杀千刀的约翰远点,你们应该也看到了,格雷夫斯家那群人模狗样儿——”

“先生,您不该!——”

“梅林啊!难不成说一句和你的格雷夫斯先生有关的坏话我们所有人都要遭天打雷劈吗?!年轻人,拜托醒醒好吗?明眼人都看得出那群人想把你拿回去当小白鼠解剖了!”

 克雷登斯赌气般把头转向了纽特,更让他无奈的是,动物学家遗憾地点了点头。

“第二。。。”奥莱克叹了口气继续说下去,“我需要确认斯卡曼德先生所说之事的真实性,前因后果,所有。”

     他目光灼灼地等待着纽特开口,可不料纽特却摇了摇头。

     “先生,我并不认为现在把所有事情摊开讲清楚有什么帮助。”他的目光若有若无地落在拜尔本身上,“而且,站在你的立场,我并不认为做这件事会对您有什么坏——”

     “哈!——”

麦克达夫一拍手笑了起来,像是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似的。

“我的立场?!梅林的胡子!我的立场!噢,我明白了,你就是那戈登斯坦的小男友吧,嗯?”他笑得快直不起腰来,好一会儿才恢复了正经的神色,严肃地开口了,

“我不知道戈登斯坦是怎么告诉你的,不过我不得不说,漂亮的激将法。”

 

“但是很遗憾地.告诉你,你错了。”他对着欲要争辩的纽特摇了摇手指,“我的确窥探格雷夫斯的位置,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错,斯卡曼德先生,但乘人之危、落井下石?想都别想。”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烟斗,兀自笑笑,继续说了下去。

 “坦白地讲,我并不相信你说的,关于格雷夫斯叛变的事,你——”他把目光移向克雷登斯,“也别高兴得太早,这并不意味着在斯卡曼德先生的解释完成后我不会被说服。”

 

  “格雷夫斯在某些方面确实是个混蛋,趾高气扬的级长,天赋异禀,聪明过人。我拼了老命也别想跟他平起平坐,顺带一提,我认识你哥哥,当然了,我也不喜欢他,两个混世魔王,优秀但喜欢给老师添麻烦,最让人不平的是老师还总是袒护他们,我离开美国也快二十年了,一天到晚想着有朝一日回来超越他,可是呢?——扯远了——我讨厌他,对,必须的,做梦都想超过他,但是,我不能因为讨厌他就把这个人全盘否决了不是吗?”男人猛抽了几口烟,被呛得咳了好久。

“抱歉(他又咳了几声),虽然不肯承认,但他的确是个正直的好人。”

 

沉默,烟斗的火光在海风里跳跃了下。

 

“因为听当地人抱怨深受其害就怒气冲冲提起魔杖跑进亚马逊大森林里杀死了条野龙?对,还顺上了你哥哥,好好的旅游被他们两个搞得一团糟,听人说,找到的时候两个人命都快没了,咳!傻子,换做是我才不会为了几个野蛮人去和龙斗呢!”

 

“不过啊。。。。”麦克达夫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那双靛青色的眼睛在火光的映照下闪出些微的光亮。

“谁都不会像那混账一样。。。。去维护弱小无辜者的生命吧。。。。”

 

沉默,依旧是沉默,谁都不说话了,只有海浪还在不断拍击着岩石,涛声隆隆。

 

 “我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年轻人。”重新响起的声音里有疲惫也有坚定,“但我有自信说自己在这事儿上比约翰懂事理。”

“我是不会在一句简简单单的控告下就去抓人的。”

 

“所以,斯卡曼德先生,现在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在天明之前我们还有几个小时,是把你知道的所有东西告诉我,还是保持沉默,都是你的自由,但是请你明白一点,我比你更加希望,这个国家能够平安而成功地度过明天。”

    

          

——————————————————


感谢所有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爱你们么么扎。
从第二部15章开始作者之前埋下的线已经开始一一引爆了,同时也附加了许多小彩蛋!希望所有有心寻找的小可爱愉快!
比如说,16章南美亚马逊森林的野龙有谁还记得吗?如果不记得可以去看看第一部《骆色尘埃》一章奥布莱恩先生和纽特的对话哟!
祝愉快!


评论
热度 ( 3 )
TOP